深度揭露)霍英东与李嘉诚

2019-09-04 09:27:12 16

图片关键词

文/一人君


1964年9月,香港的霍英东收到了一张请柬。


这是一张秘密请柬,霍英东没有声张,只身一人前往目的地:北京。


那一年,霍英东41岁,这也是他41年来,头一次回到内地。


彼时,香港人上北京还很敏感。为掩人耳目,霍英东从香港前往澳门,然后再从澳门辗转到达北京,历经20多个小时。


9月30日,北京,国庆招待会。


晚会快结束时,后来的总设计师特意穿过人群,握住霍英东的手,满口的四川口音,热情而温暖:


欢迎您来北京。


简短6个字,激动得霍英东浑身颤抖。


再次见到总设计师,已是13年之后的1977年。


那一年的7月30日晚上,北京工体,国际足球邀请赛决赛,中青队对阵香港队。


开场前的最后一刻,久未露面的总设计师出人意料的出现在体育馆里,全场8万多观众,掌声雷动,持续10多分钟。


彼时的总设计师刚刚复出,其首次公开亮相就选择了中港比赛,这让霍英东激动不已。


政治人物的一个细微动作,总能引来无数遐想。


赛后,在休息室里,总设计师接见了带队来京比赛的霍英东,紧紧握住他的手,无声胜有声。


又2个月后,28周年国庆活动上,在800多人的港澳台同胞及海外侨胞中,总设计师一眼就认出了霍英东,笑着迎上去:


欢迎!欢迎!




01


1978年,霍英东再次受邀到京参加国庆观礼。


这一次,一同受邀的,还有香港企业家、比霍英东小5岁的李嘉诚。


彼时的李嘉诚,在香港最多也就算个中等富豪。


1972年上市的长江集团,也还只是一家二流的地产公司,开发的楼盘仅集中在香港郊区,中环等核心地段,并无半寸土地。


以这样的实力,当时的李嘉诚并无资格参加国庆观礼。


但人的境界总有不同。当时,内地文革刚结束不久,有些香港富豪受邀后不敢北上,李嘉诚却主动请缨赴京,终得以获批。


在香港,但凡参加活动,李嘉诚都是一身西装。但为了那次赴京,思考再三后,李嘉诚特意赶制了一套中山装,带到了北京。


这是时隔39年之后,李嘉诚重回大陆。那一年,李嘉诚整50岁。


主动请缨北上,赶制中山装赴京,一大一小两件事,都印证了李嘉诚的精明果断。


本不在受邀之列的李嘉诚得以亲临国庆观礼现场,心潮澎湃。更让他心情激动的,是总设计师在接见他们这一众香港商人时,释放的一个信息:


中国即将打开国门,进行改革开放。


这是一个史无前例的举措,打开了一扇大门。


果然,3个月后的1978年底,中国政府向全世界宣布,全面实行改革开放。波澜壮阔的发展画卷,从此展开。



这一切,李嘉诚都亲眼所见,以致1978年第一次登上长城后的李嘉诚,激动万分:


我能为国家做些什么?


近乎口号式的呼喊,确实是彼时李嘉诚的心声。


话虽动听,但实际上,此时的李嘉诚却还只是:心已飞,身未动。


彼时的内地,刚刚结束动乱,一切都百废待兴;另一方面,人们的思想还没有解放,各种观念相互冲撞,整个社会处于混沌状态。


改革开放能否进行下去?又能走到哪一步?李嘉诚心存疑虑。


所以,虽然嘴上喊着要为国家做些什么,但实际上,在接下来长达15年的时间里,对那个让他激动不已的内地,李嘉诚几乎没有任何的投资。


时代背景之下,看清潮流,谨慎行事,这就是李嘉诚式的精明。


与之相反,就在李嘉诚犹豫观望之时,改革开放的信息刚一传出,霍英东便携带巨款,跨过罗湖桥,回到家乡,投资建设。




1979年,霍英东在中山投资兴建了中山温泉宾馆。


当时,外商投资大陆的数量为零,霍英东成了第一个投资内地的港澳商人,中山温泉宾馆也成了中国第一个外商投资项目。


第二年,霍英东又投资2个亿,在广州兴建了五星级酒店白天鹅宾馆。


高达32层的酒店,是当时中国最高的建筑。酒店地板光可鉴人,简直人间天堂。开业当天,广州市民闻风而至,仅厕纸一天就耗费了200多卷。


在白天鹅宾馆成为改革样板时,包括李嘉诚在内的在不少外商却仍在观望,甚至有些人还持有怀疑的态度。


相比之下,霍英东却敢于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在内地接连投入巨资,这不仅需要勇气,更多的是对国家的深情。


要说霍英东没有担心,那绝对是假话。当时的内地,刚处于改革之初,一切都是混沌,都在摸索中前行。


1979年,北京首都机场挂出了一幅画,内容是少数民族欢度泼水节。最引人注目的,是画中的一位裸体少女。


这幅画刚一挂出来,就在当时引起了巨大争议。但对霍英东来说,却成了察看北京动向的风向标。


很长一段时间,只要来到北京,霍英东就一定要看看那幅画还在不在:


如果在,我心里就比较踏实。

图片关键词



02



就在霍英东大举投资内地之时,谨慎的李嘉诚依然将重心放在了香港。


历经70年代初的成功抄底,以及长实集团的上市之后,李嘉诚羽翼渐丰。


此时,中英开始就香港问题进行谈判。随着撒切尔夫人1982年在人民大会堂台阶上的摔跤,香港开始了长达15年的动荡。


英资开始大量抛售在港资产,嗅觉灵敏的李嘉诚大胆抄底,不仅大赚,还以超低价将英国洋行和记黄埔收归囊中。


超人称呼就此诞生。


长江实业与和记黄埔,也成为奠定李嘉诚后来登上香港首富的基石。


1986年,李嘉诚又进军加拿大能源领域,32亿美金的投资,成为彼时加拿大最大的外资投资。


改革开放的头个整15年,精明的李嘉诚在香港与加拿大之间狂飙突进,但始终没有将商业触角伸及内地。


李嘉诚是有他的担心的,一是内地刚刚改革开放,一切都处于未知数;再就是香港回归问题,也成为一道迈不过去的坎。


在李嘉诚的商业哲学中,有一条永远不变的规则:


不赚最后一个铜板,也不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。


而对霍英东来说,仅靠盯着首都机场的裸体画,此时已显然无法让他安心。


彼时的内地,改革之初,新旧理念交汇,遇到问题都会上纲上线。有人当面指责霍英东,称他投资的酒店带来了资本主义的糟粕。


此事甚至还被拿到了全国政协会议上,当着霍英东的面进行讨论,场面一度很是紧张。


在时局中如履薄冰近20年,霍英东最担心的就是改革开放遇到阻力而止步,进而牵连到投资的外商。


上世纪50年代,由于给内地运送物资,或明或暗的红色背影,让霍英东招来港英政府的封杀,被迫远走海外。


如今,他又面临同样境地。


好在一位老人的到访,让霍英东悬着的心终于放下。


那是1984年,总设计师第一次南巡,到达白天鹅酒店。考察过程中,总设计师一言不发,跟随的霍英东忐忑不安。


当登上28层,俯瞰珠江美景时,总设计师突然转过身,拉住霍英东的手,用浓浓的川音说:谢谢你,白天鹅,好。


下榻中山温泉宾馆时,他又登上小山俯瞰,看到成片的琉璃顶楼房和别墅群,称赞改革开放搞对了头。


下山时,随行人员担心总设计师的身体吃不消,建议沿来路回去。总设计师手一摆,一语双关:


不走回头路。


霍英东一颗悬着的心,终于放到了肚子里。


整个上世纪80年代,李嘉诚的大部分投资都放在北美和欧洲,这也引起了香港市民的不满。


为了表明对香港的信心,李嘉诚甚至换掉了放弃香港市场的总经理。


这个时候,谨慎的李嘉诚终于看到了一个契机。


1992年,总设计师再次南巡。在珠海拱北口岸的粤海大厦最高处的旋转餐厅里,总设计师略带幽默:


谁反对改革,就让谁睡觉去


92南巡,掀起了一股风潮,也终于吹动了李嘉诚的心。就在这一年,他决定撤出日本,投资内地。


1993年,李嘉诚旗下和记黄埔入股深圳盐田港,持股7成。


从1978年首次回到内地,再观望整整15年之后,李嘉诚的商业版图终于触及内地。


对李嘉诚来说,这是风云际会的一年,也意味着超人对内地市场开始充满信心。


随后,在长安街边,天安门东核心地段,建成东方广场。


势头一旦打开,持续的投资就源源不断。到香港回归的1997年初,李嘉诚对内地的投资额已达500亿。


虽是晚来者,但随着大手笔的投资,李嘉诚在内地的回报却持续上升。


1995年,总市值超420亿美金;2000年,暴增为1850亿港元;到2009年,又突破了1万亿港元。


前15年,总资产不到400亿美金;进入内地15年,增长为1200多亿美金。增长3倍多。


这15年里,得益于内地的高速发展,李嘉诚登上亚洲首富宝座,一坐就是15年之久。


如果说1993年之前,李嘉诚的财富是靠他辛苦打拼而来的;那么1993年之后,则是充分享受了内地高速发展带来的红利。


所谓时势造英雄,是也。



图片关键词

03



后来者李嘉诚在内部快速发展,终成亚洲首富。


而此时的霍英东,除了在内地投资,还为中国恢复在各项国际体育组织中的地位,积极奔走呼吁,搭建关系网。


随后的几年间,中国相继获得国际羽联、足联、篮联等席位。而在这背后,都有着霍英东的身影。


后来,凡有国际赛事,他都带头捐钱。北京申办亚运会成功,他捐建了亚运村的游泳馆,和北京贵宾楼。


赛事结束,霍英东又爆发强烈愿望:中国一定要举办一次奥运会。


之后,他再次全球奔走。但遗憾的是,最终以一票之差,痛失2000年奥运主办权。


后来,霍英东患有淋巴癌,但仍不忘申奥。2008奥运场馆中,最大一笔捐赠即来自霍英东。


与李嘉诚的利润至上原则不同,不管是投资,还是为体育奔走,霍英东考虑的都是大局。


相较顺风顺水的后来者李嘉诚,到内地第一个吃螃蟹的霍英东,并没有那么顺利。


因为巨大贡献,霍英东成为第一个在全国政协、全国人大任职的香港人之一,也是香港首位全国人大常委。


香港回归时,霍英东在主席台就座,近距离见证了国旗在香港冉冉升起,热血沸腾。


毋庸讳言,此时的霍英东,拥有财力、实力,乃至政治关系,已是商界最大赢家。


但实际上,在后来的投资中,却被处处掣肘。


为了开发老家番禺南沙岛,霍英东投入了几百亿,目标是将南沙建设成小香港。


可是投入巨资,却被肆意刁难。


投资1000万修建的大桥,无偿捐赠给地方后,却在收取的过桥费中,写着霍英东的名字。意即费用进入了霍英东的腰包。




捐资修桥,无偿捐赠,到头来却还要被千万人唾骂。


1984年,国庆35周年,霍英东被首次安排登上城楼观礼。


站上城楼,看到各种队列走过,霍英东眼泪哗哗的流。


霍英东触景生情,眼眶湿润。可李嘉诚,却在2015年见好就收,撤资内地。


当初,凭借内地改革开放和香港回归的契机,李嘉诚在中、英、港督政府之间来回周旋,为李氏家族的商业帝国带来政治外溢。


而如今,李嘉诚年事已高,已无力继续掌舵李氏商业帝国。


20多年的内地商业经历告诉李嘉诚,要维护好商业帝国的运转,不仅需要商业天赋,还要有政治头脑。


而李嘉诚的两个孩子,一个内敛低调,一个不喜政事,都难以复制他与政治打交道的经验。他的商业洞察力和政治资源,也无法传给子嗣。


好的时候不会看得太好,坏的时候不会看得太坏。


面对此境,不赚最后一个铜板的李嘉诚,撤资,就成了最佳之选。


1993年进入内地,2015年撤资中国,整22年时间。


22年,成也李嘉诚,去也李嘉诚。



04



霍英东,李嘉诚,这两个生于上世纪20年代、仅相差5岁的香港富豪,在行事风格上却有着天壤之别。


前者赤胆忠心,胸怀大局;后者谨小慎微,个人得失摆在第一位。


原本,霍英东是香港第一批富豪,但为了国家,先得罪港英政府,后冒险投资内地,让他失去了攫取更多财富的时机。


而李嘉诚,审时度势,踏足而行,没有十足的把握绝不冒进,这是他日后成就首富王冠的基石。


两个不同的人,两颗不同的心,谁优谁劣,自在人心。



就如李嘉诚所言:


我是一个纯粹的商人,需要的只是利润,不要用那些空洞的道德来衡量我。


2006年,霍英东因病在北京逝世,政府以高规格送别了这位企业家,好朋友。



遗体返港期间,霍英东的灵柩上覆盖着鲜红的国旗,董建华、何鸿燊、李兆基等10人扶灵。级别之高,堪称“国葬”。




伴着香港的海风出生,在国葬的礼遇中离世。


去世前,霍英东自我总结:仰不愧于天,俯不怍于人。


信号展示
返回首页
合作方式